國家生技研究園區(BioHub Taiwan)前助理執行長 詹益鑑博士

詹益鑑博士目前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訪問學者並於Podcast【矽谷為什麼】節目擔任企劃主持人,曾任BioHub Taiwan助理執行長、AppWorks之初創投合夥人,專注於數位健康與智慧醫療領域,並進行新創生態系跟生醫產業的連結與研究。

詹益鑑(Dr. I-Chien Jan)博士,曾任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創服育成中心(BioHub Taiwan)助理執行長,亦曾是AppWorks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的合夥人,除專注於數位健康與智慧醫療領域,更經營Venture Two Cents險而議見部落格以及於數位媒體平台撰寫專欄分享他對全球科技發展及趨勢的見解。

詹博士曾擔任科技部GASE中心籌辦之「2019四季講堂-春季場」(2019 Four Seasons Speech Series - Spring)的與談貴賓,根據其專業進行相關經驗分享,而今年初疫情尚未蔓延前便攜家帶眷赴美深造,詹博士親身感受新冠肺炎對美國造成的衝擊與影響,以實地觀察與親身經驗,他將分享美國疫情的現況與發展趨勢,以下是專訪內容:

您於今年初疫情尚未蔓延前便攜家帶眷赴美深造,並經歷國內前所未有的考驗,從您以生醫專家的角度,美國疫情發展為何急轉直下?

資訊錯誤

自中國爆發疫情以來,美國一直信任世界衛生組織以及中國政府發出的聲明與報告,認為疫情有受到良好的控制且不構成全球大流行的威脅,因此美國並無做足面對病毒大流行的準備。自出現感染病例後,確診數量持續升高,當意識到須制定相關措施,控制疫情時已為時已晚。美國疫情急轉直下的關鍵,來自其地理/地域與社會等因素:

政府體制

美國與大部分亞洲、歐洲國家的政府體制不同。在美國,權力在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各州採行的政策、措施以及執法方式不同,實施的時間亦不同,這導致美國對新冠肺炎的佈署和應對緩慢,特別是全國範圍的封鎖落後它國一大步。

除政府體制外,美國地理幅員大,因此不應以整個國家而是以區域來討論疫情的狀況與發展,主要可依東岸與西岸的地理及社會情形來討論:

地理幅員

東、西岸居民整體的居住空間差距大。在鄉間郊區,人口分散疫情並不顯著,民眾對疫情感覺較輕微,相較於確診數最多的紐約等大城巿,狀況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人口密度

疫情最嚴重的「紐約」是美國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其不僅是全球金融中心外亦是旅遊重鎮,加上鄰近城市居民通勤上班、上學,因此自疫情爆發以來,紐約的感染人數日日飆升,感染率已是美國其他地區的五倍之多

交通型態

除上述的因素外,兩區域的交通型態亦有不同。紐約交通方式主要以搭乘地鐵、公車等大眾運輸為主,加州則因大眾運輸系統不發達,當地人習慣自行開車。相形之下紐約地鐵運輸量每天有500萬人次,洛杉磯則要半個月才達到一樣運輸量,東岸大量人口每天透過地鐵、公園、公寓大廈等密集互動,病毒自然散播得快。

當其他國家疫情趨緩的同時,美國為恢復受疫情嚴重衝擊的經濟活動,大多數州政府必須在疫情尚未穩定的情況下,以分階段的方式重新開放經濟活動,所以全美兩個月之內應可回復至較正常的生活,而實際後疫情時代的到來可能再要6至10個月。

產官學合作為各國抗疫的重要一環,請與我們分享美國具指標性的產官學合作。

美國政府單位、學校、醫院與生技醫療公司等各單位有許多獨立或合作的抗疫計畫。政府單位部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針對新冠肺炎的檢測試劑與疫苗研發發布緊急使用授權(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EUA),有效加速審查以及加大檢測量能。美國國衛院則建置試藥人員徵求網路平台,讓研發計畫能在該平台徵求自願受試者。學校方面,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彙整各界研究資金、補助機會與特殊研究計畫資訊並建置搜尋系統,讓研究者、研究室能於系統上找尋合適的機會與申請計畫,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則有獲得美國國衛院補助的新冠肺炎研究計畫。除此之外該校附設醫院(UCSF Health)亦集合城鄉的醫院協力提升住院承載量。而聖地牙哥、舊金山與波士頓被譽為全美三大生技產業聚落,在此之前美國國衛院(NIH)與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CSD)、史克利普斯研究所(TSRI)及沙克生物研究中心(SIB)之間已有密切的研究合作。

請問您怎麼看待科技於此疫情所扮演的角色? 科技研究在臺灣與美國的防疫工作中各扮演何種角色?

科技主要應用之面向:

疫情傳播控制

如何有效利用資通訊的追蹤系統來監控疫情擴散以及建立各項防疫設施。

檢驗能量與疫苗研發

科技可以輔助提升我們檢驗以及疫苗的研發能量,包含協助醫生判定出最合適的快篩方式等。

疫情促使下的數位轉型

以線上教學為例,過去幾乎是在職或是有興趣的學習者在使用,這次疫情使得全球幾乎所有學生被迫進行遠距線上學習,此外,民眾也開始願意嘗試智慧醫療(Smart Healthcare)、遠端問診(Telehealth)的服務等,這波疫情確實激發出許多新的科技應用場景,也代表後疫情時代的會帶來各界進行數位轉型的契機。

健康是新的財富

「健康是新的財富(Health is the new wealth)」這句話是我近期在美國一篇媒體報導中讀到的,美國一直以來都相當重視醫療,但人民並無意識到維持健康的重要性;臺灣則是一直以來都把醫療保健(Healthcare)視為全民的目標,同時也是為了維持國家競爭力以及個人與家庭的經濟。相信經過這波疫情,美國人民的思維會有所轉變。

臺灣這次利用高科技技術防疫有成,無論是從疫情調查到隔離檢疫追蹤,全世界應該僅有臺灣是可以辦到逐一案例的追蹤分析;有鑑於過去SARS的經驗,從機場到民間,再從政府到產業皆有相當豐富的防疫經驗,使我們得以管控良好。而科技的應用在臺灣亦是相當廣泛,從口罩的分發配置到疫苗研發,政府極盡所能運用科技解決問題並不斷地優化。美國當然也持續在進行防疫措施,但幅員廣大,不適合用整個國家來分析,各州情況差別甚大,像是加州是防疫成果相對較佳的,尤其在科技業聚集的灣區,數據資料豐富,加上平時工作模式時常仰賴科技技術,使得他們在應用科技防疫時得心應手。

您認為生醫產業如何幫助臺灣產業鏈的復甦? 對於未來防疫及發展上有何契機?

案例追蹤降低社區感染風險

這是場人類以及病毒長期的戰爭,如何解決並和平共存是關鍵的問題,人類的演化比病毒慢,我們僅能靠醫學技術去解決,而我們的目標還是希望能恢復正常的生活模式。 生醫科學囊括了疾病控制、預防、追蹤以及公共衛生,因此,生醫產業與數位科技的結合會越來越頻繁,臺灣醫療並不是全球首屈一指,卻僅有少數死亡案例,這都歸功於有效率的案例追蹤,許多歐美國家費盡心力購買呼吸器以及研發醫療藥物,臺灣則因確實的案例追蹤與提前做好預防準備,不僅無須花費龐大的醫療資源亦有效控制疫情的散佈。

醫療產業數位化與轉型

由於現在的行動裝置普及,我們期待未來生醫產業能結合更多元創新的應用模式,包括行動醫護系統、雲端數位化診療服務、遠距醫療照護等,這些新模式皆有助於防疫期間或後疫情時代醫療系統的轉型,使全民能用最有效率且安全的模式進行防疫。


本次線上訪談由CyberLink -U會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