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成功兼任教授

現任職於國立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於美國愛因斯坦醫學院(Molecular Biology from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U.S.A.)取得分子生物學博士,其投身於科學教育五十餘年,專長領域為訊息傳導以及腫瘤生物學,主要研究方向為B型肝炎與肝癌等疾病的基因表現與機制。

上半世紀曾造成全球逾萬名畸形嬰兒的藥物沙利竇邁(Thalidomide),至今仍令人餘悸猶存。不過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過去惡名昭彰的藥物後來不僅先後成為痲瘋病(leprosy)、愛滋病、多發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的處方,如今竟傳出其藥效甚至可能有助控制新冠病毒(COVID-19)所引起的嚴重肺炎。國內知名的細胞學家周成功今(22)日公布了國際目前對於沙利竇邁治療新冠肺炎患者的研究現況,同時也不禁有感而發:「這個藥物的每個轉折都充滿了意外。」

 
 
▲沙利竇邁曾造成全球上萬畸形胎兒誕生。(圖/翻攝自allthatsinteresting.com)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緊接迎來的是韓戰、越戰相繼發生的五○年代,對於長久歷經日夜轟炸的歐陸國家來說,鎮靜劑與安眠藥成為了當時的「必要藥品」,以當時的英國為例,僅僅是安眠藥就佔據了全年處方藥物的1/8。然而,這些鎮靜與安眠藥物主要成分巴比妥酸鹽(barbiturates)對於中樞神經具有嚴重的副作用,因此經常有因過度服用而致死的案例發生。就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德國藥廠格蘭泰(Grünenthal GmbH)在1957年首次推出了「沒有毒性的安眠藥」-沙利竇邁。

 

▲▼沙利竇邁最初以「安全又有效的安眠藥」之姿問世。(圖/翻攝自YouTube Reel Truth Documentaries)

 

國內知名的細胞學家、目前仍在國立陽明大學生命科學系暨基因體科學研究所擔任兼任教授的周成功於本月初應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ASE)邀請,特別在《歪打正著的科學意外》系列講座中介紹了沙利竇邁所引起一段高潮迭起的醫學意外。周成功鉅細靡遺地闡述了當時廣為產婦服用的沙利竇邁如何造成全球上萬「海豹肢症」(phocomelia)的畸形嬰誕生,以及隨後1964年位於以色列耶路撒冷的痲瘋病院竟又意外使用沙利竇邁治癒了一名重症病患,至今沙利竇邁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所認可的標準治療處方。

周成功解釋道:「痲瘋病主要因為受感染的巨噬細胞產生細胞激素風暴而引起發炎反應,最終會侵犯皮膚以及周邊神經,而沙利竇邁的藥效正好能夠抑制巨噬細胞釋放細胞激素TNFa的分泌。」周成功也補充道,沙利竇邁的這種藥效,爾後也成為「雞尾酒療法」問世前,對於愛滋病唯一有用的藥物。

 
▲周成功鉅細靡遺地解釋了沙利竇邁充滿戲劇性的歷史轉折。
 

不僅如此,哈佛大學腫瘤醫學權威福克曼(Judah Folkman)也在近年驗證了沙利竇邁具有抑制胚胎血管新生的藥效,這也是導致胚胎發育不全的主要原因。福克曼根據這樣的藥性,竟然成功利用沙利竇邁來治療多發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周成功表示,這是「30年來最大的突破」。

有趣的是,原本這場預計供上百人聆聽的大型講座,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影響而改為線上直播,周成功在準備課程內容時靈光一閃:「新冠病毒引起的嚴重肺炎也是因為免疫細胞分泌過量的細胞激素所致,那沙利竇邁是否也能夠抑制新冠病毒引起的細胞激素風暴?」仔細一查,果然發現國際上對於這個主題的關注以及正在執行中的研究。周成功接受科技部全球事務與科學發展中心(GASE)專訪、談到這段趣聞時,也幽默的表示:「這真的是一場意外!」

▲▼日本醫師羽田正人在學術網絡提出沙利竇邁可能有助於治療新冠病毒患者的學理機轉,並連署要求政府協助進行相關臨床試驗。(圖/翻攝自ResearchGate Masato Hada)

 

根據中國大陸溫州地區的學者於今年2月份發表的一份個案臨床報告顯示,一名當地的新冠病毒重症婦女服用沙利竇邁以及低劑量糖皮質類固醇(glucocorticoid)後,成功改善了新冠病毒引起的細胞激素風暴。周成功坦言,目前不僅中國大陸學者已經著手進行大規模樣本的研究外,日本醫師羽田正人(Masato Hada)也在網路上連署呼籲厚生勞動省展開沙利竇邁相關的臨床試驗。周成功有感而發:「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曾經被視為詛咒的藥物,歷經多次「翻身為庇佑」,究竟是詛咒還是庇佑,在宏大的醫學世界中,恐怕很難有百分之百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