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essor Hugh S. Bradlow

Prof. Bradlow目前擔任澳大利亞技術科學及工程學院 (Australian Academy of Technology and Engineering, ATSE) 院長,同時也是澳洲量子電腦公司SQC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曾於澳洲電信公司(Telstra) 擔任首席技術長及首席創新長,負責創新技術研發;而後轉任首席科學家,負責向管理階層及董事會提供公司長期技術發展方針。他是全球公認的電信科技思想領袖,並當選為2009澳大利亞聯合年度電信大使,被英國《全球電信商務報》(Global Telecom Business)評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位電信科技高階主管之一。

澳大利亞技術科學及工程學院(Australian Academy of Technological Sciences and Engineering,ATSE)集結應用科學、技術和工程等領域的專家,根據國家現況與國際趨勢提供促進國家繁榮及發展的相關建議。而澳洲近年來致力於數位轉型,將科技導入各個產業,希冀協助產業創新及發展。

其院長Prof. Hugh Bradlow曾親自來臺參與科技部GASE中心所籌辦之「2019全球科技領袖高峰論壇(2019 Global Science&Technology Leaders Forum)」,而該院特別針對澳洲後疫情時代,提出政府應著重於「先進製造」、「健康醫療」、「能源發展」、「資通訊技術」、「農業綜合企業」等領域之科技發展,因此本次特別邀請Prof. Hugh Bradlow與我們分享澳洲政府於疫情漸緩之餘,其應對措施與未來規劃。
以下為專訪內容:

ATSE為澳洲頂尖的學研機構,請問 貴單位如何利用專業技術及研發,結合前端科技以協助澳洲渡過此次疫情難關?

澳大利亞工程及技術科學院其組成是由國內工程領域專家學者遴選組成的獨立科技諮詢團(與澳洲科學院、澳洲人文學院及澳洲社會科學院合稱澳洲四大科學社群),主要任務為提供政府科技政策諮詢,運用政府補助經費推動澳洲技術科學與工程研究、培育人才及國際合作等。本院諮詢團於這次疫情擔任要角,並協助提供重點科技抗疫策略,協助政府實施有效防疫政策。

在ATSE之〈A New Prescription: Preparing for A Healthcare Transformation〉報告中,提倡優化及改革澳洲醫療體系,包含發展醫療數位化,以增進人民健康福祉。請問 貴單位在促進澳洲醫療數位革新上所扮演之角色?

三年前,我剛就任ATSE院長一職時,即體認到澳洲產業在醫療數位化的發展上是明顯不足的,於是著手展開相關研究計畫,並於2020年提出此份報告,下列三項為首要發展目標:

醫療紀錄數位化

透過民眾的就醫紀錄的數位雲端化,各醫療機構可隨時隨地查看病患的就診及用藥紀錄,輔助醫生提供更精準、有效的診斷。

智慧裝置 × 遠距醫療

因為澳洲地大物博,人口分布較為分散,居住地離鄉鎮中心較遠的民眾無法隨時到醫院就診,此時醫療機構可透過智慧裝置隨時監控病患的生理數據,掌握病患的身體機能狀況。透過遠距醫療與智慧裝置的搭配,可大幅提升醫療體系的準確性及效率。

強化醫療人員技能

醫護人員須隨時提升個人的專業能力來跟上醫療數位化的腳步,以達成更有效率的醫療工作場域。

 
▲遠距醫療應用程式(圖/資料來源:A New Prescription: Preparing for A Healthcare Transformation (2020). ATSE)
 

請問目前智慧醫療在澳洲及全球所面臨的挑戰為何,該如何突破此發展困境?

澳洲推行智慧醫療面臨的主要挑戰可從三個面向切入討論:

轉換至智慧醫療的過渡期

訓練是導入智慧醫療的首要挑戰,醫護人員需要時間學習並適應新科技與新的醫療照護模式,年輕世代較不排斥新技術且學習速度較快,但年長一代已有長年固定的醫療照護模式,他們花時間重新受訓的意願較低,因此如何讓醫護人員願意學習並度過過渡期是最艱難的任務。

國民醫療服務的財務平衡

全世界都希望國民醫療服務系統能日臻完善,澳洲當然也是其中一員。澳洲醫療服務面臨的第二個挑戰是醫療服務收支公平性,現今制度醫生可自行根據執業地區的居住水平要求不同的諮詢費用,但扣除政府補助的統一費用後,須自費金額截然不同。理想的醫療服務系統是財務狀況平衡,醫護人員得到與專業能力相符的收入同時,民眾能合理負擔的醫療費用。

隱私問題被錯置

為達到智慧醫療的效益,必須大量蒐集、儲存並分析相關的醫療數據資料。醫護人員可透過資料分析和判讀進行更適切的治療程序,亦可根據個人電子健康紀錄(electronic health record)有效預測疾病發生風險。但澳洲人民極為重視隱私問題,也特別看重個資安全,對政府能否妥善保護、儲存相關資料多數持有懷疑態度,僅於通訊軟體上發送要探望親人的訊息,人們都會懷疑資料是否被竊取或外洩。

新冠肺炎疫情催化轉變的開始但也突出問題所在。因社交距離、遠距辦公等隔離措施,迫使醫護人員別無他選,只能接受並開始導入智慧醫療。與此同時,疫情更凸顯出澳洲人民對個人隱私與資料安全的不信任感,此問題導致政府發行的疫情追蹤應用程式僅有25%的低下載率,有鑑於此澳洲要順利推行智慧醫療還有一段路程要努力。

 
▲遠距醫療諮詢(圖/資料來源:A New Prescription: Preparing for A Healthcare Transformation (2020). ATSE)
 

4. 在ATSE提出的〈Investing in a Post COVID-19 Tech Boom〉報告中,提到澳洲政府應著重投資「先進製造」、「健康醫療」、「能源發展」、「資通訊技術」、「農業綜合企業」這五個面向的科技發展。請問您認為科技如何促進這五項領域的發展?在實際落實與推動上可能面臨何種困境?

兩個重大事件的當頭棒喝

近期接連發生的兩個重大事件讓澳洲政府察覺到是時候改變,一是2019年底至2020年初連續四個月的叢林大火,另一個是2020年癱瘓全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這兩件事對澳洲產業造成的衝擊極大,令澳洲開始思考要如何運用科技創造新產業與新機會,而2020年不僅是全世界最動盪的時刻,也將會是澳洲改變最多的一年。

在先進製造與產業方面,觀光飯店業是澳洲重要經濟來源之一,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與連續數月叢林大火的重創,短時間內不見復甦跡象,亦不見邊境開放的機會。除此之外,澳洲供應鏈長期依賴中國生產線,面對工廠停工斷鏈的情形,澳洲欲借鏡德國工業4.0高科技計畫,透過整合現有的相關技術以及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建立智慧型工廠等,希冀運用發達的科技技術發展,同時具國際競爭性且可解決國內供應問題的當地製造產業。

在能源方面,燃煤發電是澳洲的主要能源來源之一,其曾是碳排放量全球第二的國家,亦是煤礦大國,不僅可出口外銷亦能滿足內需市場。雖其燃煤發電技術被認為可達到真正零污染排放,但為了加入阻止全球暖化的行列,澳洲積極發展再生能源,並訂定降低碳排放量目標,減少對環境的傷害。

澳洲饒富天然資源且農產豐富,因此在疫情期間可免於糧食短缺的情況發生,他們運用科技偵測農作的土壤等技術,推動農業生產力、開發更高品質的產品,將農業打造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相較2003年SARS時期,2020年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此時,澳洲資通訊技術已有完備基礎設施且運用至各個產業,2009年更成立國家寬頻網路公司,積極發展全國通訊網絡。善於利用資通訊設備的澳洲,未來會更聚焦於商業模式的改變以及產業數位轉型,打造農業與工業並進的經濟強國。


本次線上訪談由CyberLink -U會議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