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穎醫師

現任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小兒部主治醫師,以及臺灣大學醫學院小兒科副教授,畢業於臺灣大學醫學系,並於臺灣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獲得博士學位。於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擔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委員,其醫學專長為兒科學、感染疾病、預防接種、肺炎、肝炎、腸胃炎等領域。

隨著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持續往東歐地區蔓延、韓國也再度爆發梨泰院夜店群聚感染事件,我國截至今(18)日已連續10天零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也特地在例行記者會上擺出新鮮的蓮子,意指「確診連止」。不過許多民眾針對韓國、中國大陸掀第二波疫情的趨勢擔憂新冠病毒是否有「復陽」或變異後再度傳染的疑慮,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接受科技部全球事務與科學發展中心(GASE)獨家專訪時直言,新冠病毒的變異並不會改變其本質及抗原性,甚至認為許多人訛傳病毒突變恐怕是「過度延伸」。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例行記者會擺列新鮮蓮子,意喻「確診連止」。(圖/翻攝自YouTube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國內過去有5例新冠病毒疫情「復陽」的案例,因此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目前規定確診患者經治癒後,必須連續三採陰才能解除隔離。同時,過去許多專家推測,「復陽」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病毒變異後再次感染。不過,國內知名的病毒學專家李秉穎對此表示不然:「所有RNA病毒都會突變,但通常不會改變其本質及抗原性。」以過去引起軒然大波的腸病毒為例,李秉穎指出該病毒自1998年存留至今仍未改變,因為「冠狀病毒從動物身上變異為人類病毒已是極限」。

 

至於「復陽」的可能原因,李秉穎以過去的研究分析,染病後的7至10天後就難以在人體分離出活的病毒,「但核酸消失需要3週的時間,所以10天後檢測到的其實是病毒的屍體」。李秉穎解釋,凋逝的病毒屍體斷斷續續排出身體,因此在核酸檢測上可能就會有「時陰時陽」的現象。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的成人感染疾病多為細菌與肺結核感染所致,因此身為小兒感染科醫師的李秉穎相較於其他科別對於病毒更為了解,也因此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在第一時間就邀請李秉穎加入防疫團隊。李秉穎以日前金芭黎大舞廳染病台商舉例:「感染越嚴重,病毒排出的時間越久,而大量的垃圾要排出就是要更久的時間,並不代表有傳染性。」因此李秉穎犀利地表示,所謂的「復陽」是危言聳聽,「想像力太豐富!」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小兒感染科主治醫師李秉穎接受科技部全球事務與科學發展中心專訪。
 

另外,針對國際上對於「病毒來源」的熱議,李秉穎也不諱言:「很可能就是武漢來的!」李秉穎對此表示:「一開始我也認為可能跟SARS一樣從動物身上來的,但隨後有一些徵兆讓我開始覺得可能人為所致。」事實上,李秉穎所指的「徵兆」包含美國川普對外指出「中國必須交代新冠病毒的來源」、中國大陸疫情爆發初期突宣布《生物安全法》並由解放軍接管P4實驗室、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寧於今年1月份因違法販售野生動物遭判處12年有期徒刑等事件。

 
▲美國總統川普多次指出有「明確證據」顯示新冠病毒來自中國大陸實驗室。(圖/翻攝自臉書The White House)
 

李秉穎以病毒的專業質疑「人為機會很高」,並且針對目前國際相繼主張「新冠病毒並非人為」的醫學文獻犀利地提出批判:「聲稱根據基因系列分析判斷不是人為、是自然產生的病毒完全邏輯不通,因為基因序列只能分析當中有沒有插入人為的基因!」李秉穎解釋道,欲將動物病毒轉變成人類病毒,最佳的方法並非插入基因,「而是在將動物病毒在人類細胞中培養,並且突變、適應成人類細胞的病毒,就像SARS那樣。」李秉穎認為,國際上提出相關主張的研究者「若不是認知錯誤,就是故意誤導。」新冠病毒疫情延燒至今,劇情卻也越來越撲朔迷離。